巴菲特谈管理层/企业文化:如何筛选优秀的骑师?

你想得到一样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配得上——查理芒格。

反过来想,如果投资者的理念是追逐风口、挖掘内幕,这样的“投资者”是不是也会喜欢那些天天讲故事的企业?如果投资的目的出于基业长青,那是不是也喜欢和诚信、正直、本分、让利润追逐而非追逐利润的企业为伍?

一、个人/管理层的名声需要较长的记录

股东:我叫凯文·墨菲,来自加利福尼亚的卡马里洛。

我的问题是,当你判断一个人是否诚实时,你会寻找什么?

巴菲特:凯文,这是个好问题。

总的来说,查理和我能很好地处理我们看到的情况,但我们必须有一些行为的证据在我们面前。即使在某些职业中,我们也希望能找到比其他人表现更好的人。

但是如果我们和某人一起工作几个月或者更长时间,就判断他们的表现而言,我认为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相当高的击球率。

在所罗门,在那些与我积极合作的人中,我认为我能够很快地把那些让我感觉很好的人和那些让我比较紧张的人分开。

至于你该如何准确地发现这一点的,你知道——把你的午餐钱放在他们的桌子上——(笑),凯文。也许你会很快发现,但是——(笑声)

我们喜欢的人当中,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像汤姆·墨菲那样的人——他们一直在竭尽全力确保你得到更好的结果。

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竞争力。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为了钱或者类似的东西和他打高尔夫球,你知道,他最不想赢。但他——

但是有些人,他们不把他们没有做过的事情归功于自己。事实上,他们只告诉你一些他们可能做过的事情上他们功劳。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在判断人是否诚实上有一些感觉。

查理,你有什么好的指导方针吗?

芒格:是的。我认为人们在生活中留下了记录。所以,像你这样年纪的人应该知道,当他22岁或23岁的时候,他将会留下相当多的记录,世界将会了解你。

所以我认为过往的记录非常重要。如果你早早开始,试着在一些简单的事情上有一个完美的记录,比如诚实,那你就在通往成功的路上走得很好。(掌声)

巴菲特:(意大利实业家)詹尼•阿涅利(Gianni Agnelli)有一次告诉我,他说:“当你长大时,你就拥有了你应得的声誉。你可以这样尽早开始。”

但是当一个人60岁左右的时候,他们很可能就会拥有他们应得的名声。事实上,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名声。

如果你列出别人身上所有你欣赏的东西,你会发现几乎所有你列出的你欣赏和喜欢的人身上的东西,它们都是你可以拥有的品质。你应该尽快开始这样做。

这不就是本·富兰克林干的吗,查理?

芒格:没错。我总是说,你想得到一样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配得上。

摘自《1998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问答》,译者:一朵喵

二、如何识别管理层

股东:你尝试发现好的管理层并购买管理良好的公司。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我遇见向你一样优秀的管理层的概率,就像我把理查德•尼克松复活一样(意味着不可能)。作为一个普通的投资者,我怎么才能知道什么是好的管理层呢?

巴菲特:我们根据两个准绳来衡量管理层。第一是他们管理的企业到底有多好。我认为你可以通过阅读他们的成就、将他们的成就和竞争对手相比,并看看他们的长期资本配置能力到底如何。你可以从中学习到很多东西。你必须了解他们当时手中到底有怎样的牌。如果你对这家企业有所了解(你不可能理解所有的企业,但可以找到你能理解的行业或公司),就可以看看管理层在利用手里的资源方面有多出色。

第二就是弄明白管理层是如何对待自己的股东的。很多管理层的表现在前百名之20到80之间,弄明白他们到底排在哪里并不容易。但是,我认为你不难发现,比尔•盖茨,汤姆•墨菲,唐•基奥……或者像这样的人,都是非常优秀的经理人。要弄清楚他们为谁工作并不难。我也可以给你另一些极端的例子。有趣的是,在我看来,管理能力差劲的管理者常常不考虑股东利益。管理能力和对股东好坏常常要么都好,要么都差劲。

但是,我认为阅读报告——阅读竞争对手的报告——在某些情况下您会得到一个结论。你不需要在这个行业中做出100个正确的判断或者50个正确的判断。你只需要做几个,而这就是我们要做的。总的来说,我对管理层的评价和你对管理层的评价来源是一样的,都是来自于阅读报表而不是因为我和他们很熟或者我完全了解他们。所以,去阅读委托书吧,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看看他们是怎么对待自己和股东的,看看他们取得了什么成就,考虑一下他们在接管时所做的事情,并和这个行业的其他公司做对比。我认为有时候能弄明白这些问题就行,用不着次次都能判断。

摘自《1994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问答》,译者:一朵喵

三、从会计报表上可以看出管理层的性格

巴菲特:从会计报表上可以看出管理层的性格。

现在有很多不好的会计报表,以前我们将其称为创造性的会计报表。假如这种做法被允许,那么可能还会越来越多。

有些企业已经在会计花招方面走得非常远了。我对所有看起来可疑的东西都很怀疑。

例如,很显然,假如某公司的预付费用或递延资产账户开始增高到可疑的程度,而且库存和销售都出现异常,那么这家公司你最好还是再多分析一次。

我们常常在人寿保险行业中看到经不起推敲的会计报表。假如你不出售产品,收入和支出都是短期的现金,那么就给某些人玩弄数字带来了机会。

有些人已经很擅长这些把戏了。有时候,他们能长时间操纵股价或者成功推销企业,从而使自己或管理层发家致富,代价是股东利益长期受损。

所以我还是要说,假如你对会计报表有任何怀疑,那么就放弃这家公司,换下一家吧。

摘自《1994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问答》,译者:一朵喵

四、好经理的特征

股东:我叫约翰·韦弗。我是来自华盛顿贝灵汉的股东。

你们讨论了什么是好生意。你的收购标准之一,在你年报的第23页,是管理。

你能谈谈你是如何决定什么是好的管理,以及你是如何决定你是否有一个好的经理的吗?

巴菲特:真正伟大的企业不需要良好的管理。我的意思是,这必须是一个很棒的生意。经营不善的企业,只有管理有方,才能成功,甚至生存。

我们物色那种了解自己的企业、爱自己的企业、爱自己的股东而且愿意像对待合伙人一样对待自己股东的管理层。不过我们还是很关注企业的基本面的。

假如我们旗下有一个经理人我们认为很优秀,但是此人在管理一个糟糕的企业,我们以前投资过糟糕的企业,我们所能采取的最聪明的行动可能莫过于把这人调出来,放到别的企业里去。

美国各家企业的经理人的才华存在天上地下的差异。

财富500强企业的CEO们的选拔程序和美国奥林匹克田径队选拔运动员的程序截然不同。美国企业选拔高层并不像美国奥林匹克代表队选拔运动员那样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所以美国有些经理人很有能力,有些非常厉害,不过也有很多非常平庸。

我认为在一些案例中,谁的业绩出色是相当容易识别的。就像寻找一个棒球手,指望其将来能打出300分的时候,我们喜欢选择以前能打出350或360分的棒球手。

假如有个人说,“我去年打出127分,不过我现在买了新球棒,而且还请了新教练。”或者经理人请到一个管理咨询师当军师,那么我们都抱非常怀疑的态度。

一个击球软弱无力的打击手宣称自己能突然变成一个有力的打击手,我们不怎么相信。

然后我们试图弄明白管理层对待股东的态度。在美国企业界,管理层对待股东也并不统一。其实离统一远得很。

不过要强调,我们希望的是好的管理人员在好企业里。

我在年报里描述了汤姆·墨菲。在他管理大都会公司的那几十年里,他的能力和正直无人能够媲美。你可以从50个不同的途径发现他的能力和正直。他为股东着想,他不仅仅想着股东,而且还为了股东的利益采取行动。

在他打造企业的时候,他只采取有道理而且符合股东利益的行动,从不为了满足自己的自负(或私利)而乱来一气。

并不是所有的管理层都是汤姆·墨菲。当你发现一个这样的人,而且这人在一家很好的企业里,那么你就应该大手笔下注,不要重蹈我过去的覆辙——我曾经出售过一两次大都会公司的股票。

摘自《1996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问答》,译者:一朵喵

五、如果实在不了解管理层该怎么办?从生意质量、安全边际上补齐

问:2002 年,您曾经投资过中石油,只读了年报就投了。大多数专业投资者可以动用大量资源。难道您不想做调研吗?您是怎么读年报的?怎么凭一份年报就做出了投资决策?

巴菲特:2002 年,我读了中石油的年报,我没征求任何人的意见。读完年报,我觉得中石油值 1000 亿美元。我查了下股价,当时中石油的市值是 350 亿美元。有必要和管理层交流吗?没必要。我们做投资,不愿意把账算得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一个大胖子,到底 250 斤还是 300 斤,没多大关系,反正知道是个大胖子就行了。如果你给中石油估值以后,看了它的价格,感到犹豫不决,那继续看下一个。你要是还去研究它的石油储备将来怎么逐渐消耗什么的,研究得再多也没用。

芒格:我们伯克希尔不像其他美国公司一样总做尽职调查。我知道有家公司每年付给会计 2 亿美元,我很清楚,伯克希尔比这家公司更安全。我们用的是工程师的思维,总是留足安全边际。

巴菲特:要是以为审计人员更了解收购是否值得做,干脆从公司高管的位子上下来,让审计人员管理公司得了。玛氏箭牌给我们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根本不想查他们的用工成本或租赁合约。箭牌的价值根本不在于什么合约价值或者环保问题。很多零碎的细节毫无意义。我做过很多投资,再怎么做传统意义的尽职调查,也不可能帮我避免一次失误,反倒容易错过很多机会。现在做大规模交易,公司越来越依赖繁琐的流程。真心想做成生意的,总是来找我们。玛氏就想和伯克希尔做生意,我们没找律师,也没开董事会。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生意值得做,我就同意了。我们没签什么重大不利因素条款。就算本·伯南克和帕丽斯·希尔顿私奔到南美洲,也丝毫不会影响我们付 65 亿美元给玛氏。我们是一言九鼎的。你要是总说“我同意,但是我需要 X、Y、Z 等等。”那生意就没法做了

来源:《2008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问答》,译者:RanRan

针对这个问题,著名华人投资者李录在一次访谈中也有精彩的回答。

记者问:您如何评估公司的管理层是否诚实回答您的问题?与管理层交谈有多大用处?

李录答:无论生意本身好坏与否,管理层永远是公司成功等式的一部分,所以管理层的质量总是很重要。但是要评估管理层的质量并不同意。如果你无法判断管理层的质量,那这本身也是一个结论,你可以将这个结论和其他因素(生意的质量、公司的估值等)一起考虑,作为决定投资与否的依据。

如果你可以正确评估一个管理层的质量,说明要么你非常敏锐,深谙人类心理学,要么就是你和那些人有特殊关系。如果是这样,你当然要把管理层的质量纳入你决定的过程。它会提高预测的准确性,因为管理层是构成公司的一个重要部分。

但是,要深入、准确地评估一个管理层绝非易事,鲜有人能真正做到。所以我也很佩服一种人,他们有勇气说,“反正不管我得到多少信息,不管他们给我多么漂亮的展示,我对管理层地了解也就止步于此。我知道这是场秀,所以我干脆完全不去考虑管理层地影响。”我很敬佩这种态度。

投资需要对知识的诚实,你需要知己知彼,更重要的是需要知己所不知。如果对管理团队的了解不是你手里的一张牌,那它就不应该被纳入你的考量。

摘自李录新书《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

cnbrain

做时间的朋友,做一个长期主义者。

暂无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巴菲特谈管理层/企业文化:如何筛选优秀的骑师?